活在《新闻联播》里 - 长沙 - 新湖南

??参与抗洪救灾随感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张颐佳

从6月22日起,在湖南日报,在新湖南客户端,在图文直播中,我没有去细数自己发了多少条稿子,我只觉得自己经历了,尽力了,在大灾大难面前受到的是灵魂的洗礼。

还是那句话,抗洪战场在哪里,党报的记者就应该在哪里!

在有险情的地方,有值守通晚的党政一把手,在有困难的地方,有不怕牺牲的水利专家,在有管涌的地方,有以身堵孔的基层干部……说实话,平日里写个稿子,总是要腹稿、草稿在心里韵神个几遍,总觉得干巴巴的不鲜活,而写这种抗洪英雄的事迹,啪啪千字可谓洋洋洒洒,行云流水,还生怕不够,恨不得多补充两遍。

从6月25日起,雨情、水情、灾情便是我生活的主角,“长沙降雨面积加大”“长沙受灾面积加大”看着一串串揪心的数字在增长,当时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无人员伤亡”。

《新闻联播》里鼓舞的是一种正能量,看到的是人间大道,关注的是国计民生。作为一个时代的记录者,不是不可以批评,不是不可以挑剔,但记史和救世就应该是我们本能的信条,铭记的不是39.51米的历史大灾难,应该是全长沙人民?力同心、守望相助的全景图,是灾后重建,歌舞升平的幸福景。因为这满满的正能量,才是鼓舞我们乐观向上、积极进取的不竭动力。

活在《新闻联播》里

也就是从那夜开始,长沙的水好像不受控制一样四处泛滥,湘江洪峰一推再推。7月1日上午10时,长沙启动了Ⅱ级防汛应急响应,7月2日17时,长沙市启动Ⅰ级防汛应急响应。

市防指灯火通明,水文、气象、城防、交通…….能数的上的单位都在这里联合办公。当时预计的洪峰为37.5米,将于当晚8时过境。我也像一个忙碌的陀螺,在办公室寻得一隅,啪啪敲打起键盘,长沙市斥资百亿的人才计划,长沙市即将面临的洪峰,都是大事要闻,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保证自己忙不出错,心里想的就是尽最快把最准确的信息发布给全市人民。

当天下午也是长沙市“全力支持人才创新创业系列政策”新闻发布会召开。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做完直播,还来不及写稿,我便提着笔记本匆匆赶往防指,大雨下得在收伞的瞬间,可以把人浇透。

回到家又是晚上9点,家人们都出去散步了,我看到妈妈给自己做了一顿很简单的生日饭,我就这样止不住的眼泪滴到碗里。

工作人员心疼的递给我一个盒饭说:“这么大肚子啦,先吃点东西,别饿着孩子。”我才恍然过来,对,又忘了自己是个孕妇。

冲锋号是在6月24日吹响的,那天的中午12点,长沙启动了防汛Ⅲ级应急响应,全市堤坝开始了百米一人的巡逻,并在山洪灾害易发区、城区易渍易堵区加强了值守。

7月2日上午10点,新湖南长沙频道果断决定开始直播,要把这数十万长沙干部、群众、志愿者全部都扑到了抗洪抢险第一线的历史瞬间,用新闻的新形式记录下来,定格下来。

母亲跟我两岁多的女儿抱怨说,你看你妈妈就是个工作狂,早上7点我就看见她敲键盘,这半夜三更还不歇气。可母亲也总是心疼女儿的,7月6日直播结束后,她竟然帮我数出了直播中我发了96条文字稿,我知道她数不清楚多少图片。

6月22日起,一场持续的“最强降雨”来回席卷了三湘大地。从来固若金汤的省会长沙“一江四河”全线超历史水位。如果说1998年的百年不遇大洪水,幼小的我们还是个“观众”,那么此次的“历史之最”我们便成了见证人,参与者,亦或可称为“战士”。

那是很多张熟悉的脸,他们就是我平时写在稿子里的某某常委、某某常务,他们扛着沙袋塞进湘江扶手的孔洞里,脸上身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蓝色的、红色的,各种各样的企业标志的旗帜开始密集起来,他们有的还穿着建筑服,有的还带着安全帽,他们就这样成群结队的来了;“吃饭啦!吃了再干吧!”那几天,大堤上的饭好像是不用点的,到了饭点,就那么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有餐饮企业,有爱心市民,用另一种方式在“抗洪抢险”。我记得7月1日的雨夜,有一群没有留下姓名的市民,端着姜汤和宵夜,挨个走遍了浏阳河往北所有的红色帐篷…..

我记得曾经有人带着几分不屑地挖苦我道:“你们都是活在《新闻联播》里的人。”我当时笑了回答他,活在《新闻联播》里有什么不好吗?

天灾面前,不是没有牺牲,没有死伤,重要的是我们选择从什么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我们可以从哪些方面尽到最大努力来改变这些事情,很多人说我怀着八个月大肚子上一线太不容易,我望着自己浮肿的双脚,想想那些失去家园的困难群众,那些豁出性命抗洪抢险的“战斗”英雄,我个人情绪上的小九九,我自身的一点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场战斗属于山塘水库的值守者,属于武警官兵,属于每一位党员、干部、群众,当然也属于每一个记者。

当天晚上10:30分,是湘江开福段集中拆除子堤,母亲陪我一起去见证了战场的撤离,依然如筑堤般众志成城,气壮山河。母亲宽慰地说,陪我一起去抗洪这是个有意义的生日。

走出防指时,快晚上9点了,一边肩膀挂个沉重的笔记本,一边肩膀挂着采访本的包,一把借来的雨伞在风里飘摇,样子十分狼狈。一种精力掏空的累让我很想大哭一场,可回头望望一办、二办那片片灯光,又觉得,那么多人还在加班,就是一个孕妇赶几个稿子嘛,有什么好委屈的。

受强降雨的影响,当时湘江上游自零陵区老埠头河段至长沙城区河段干流全线超警戒水位,“长沙将爆发大洪水”“长沙多处城市积水交通中断”的谣言已是漫天飞。

6月29日下午4点,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易炼红在长沙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召开了紧急会议,要求全市上下严格落实责任制,确保安全度汛。

7月7日,是母亲的生日,忙碌的两周基本她和孩子晚上8点以前看不见我的人,回来了也总是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我想陪她吃顿晚饭。

一边关注市委主要领导的动向,看如何科学决策;一边联系市防指,关注每一处灾情、险情,每个整点的雨情、水情;再者,我走上了湘江大堤,走上了浏阳河大堤,亲眼见证了洪水如何漫过一级又一级的台阶,亲眼见证了湘江子堤的筑成,也亲眼看到了无数个感人的瞬间。

当天,我急急忙忙赶完了手上所有的工作,看看时间下午6:40,有些窃喜终于下了个早班。关了电脑收拾停当,手机响了,又是一个紧急任务,湘江洪峰如何过境综述,领导交给我的是长沙段…..说真的很想抱怨一番,可我知道我只可以选择默默再打开电脑,在这个特殊时期,一个战士应该先把本职工作做完做好。